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aiqianwen | 9th Jan 2014 | 炊煙嫋嫋 | (123 Reads)

 

西樓依舊,飄搖輕舞的薄衫。誰解落花語?誰為落花賦?與東風,那年之約,雲墨蘭箋曾寫盡,問此生,誰與深情?一場花雨落深巷,滿城飛紅賦庭芳。年少,寫下這二字時,那些安穩平順的筆劃仿佛立時疏狂恣意起來。如鮮衣怒馬。襟口酒痕繚亂,聽得一聲揚鞭,紙上飛出比烈血還奔放的花瓣。

 

如花似夢,是短暫的相逢。悠悠聽風雨心痛,回憶嵌在殘月中,愁思暗暗生灰,終難重逢,沉醉癡人夢。一滴冰涼,滑過眼角,心湖絲絲微瀾,倒映湖心的是支離破碎的影。似鏡破了,如花落了,殘月瘦紅妝,花城舞飛紅。

 

獨行獨坐,念春日千里絲雨,凝眸處,煙柳青青,無聲覓得幾許新愁?冷冷清清,淒淒切切,良辰好景孤身一人,思如潮湧,再難降息。

 

憶初見,暖風襲面,恰七月初荷含露,別樣清雅。歲月風煙裡,與君琴瑟在禦,花開嫣然。詞林詩韻中,漫倚西樓,執手望盡十裡翠微。閑池閣畔,落英繽紛間共舞霓裳,拈花一笑醉流年。

 

春如舊,梨花杏雨中思故人。姹紫嫣紅看遍,君影依稀,似夢迷離。只歎唯有魂夢能再遇,堪歎夢不由人做,情深情淺終是殊途。惜春最怕無情雨,偏偏逆風不解意,容易愈摧殘。

 

滄桑如雪,無聲滲透鬢角。如今憔悴,閑賦愁詞一闕。傷別離不堪談及薄幸,念往昔難抑滾滾柔情。簷角飛雨一絲絲,兩頰清淚一行行。

 

情來情往,緣起緣滅。誰能看清,誰能悟透,誰能雲淡風輕的放下,誰能淺笑嫣然不留一絲執著?蒹葭蒼蒼,故人已如鏡花水月,茫茫不知在水何方。脈脈此情,清風寡月,寂夜輾轉顧影自傾。

 

折梨花爛漫,驟雨清明,唯綺夢難醒。那年眉眼帶春,嘴角含俏,嬌若朝霞,只因面君。然山盟猶在,情已無蹤,縱有千千濃情蜜意,錦書已然難托。

 

閒愁最苦,一室孤獨。歎春花荼蘼卻未解半點愁心,歎諸子百家經文無數卻桎梏姻緣自由,歎春花難遇秋月,歎夏荷窺不見冷秋。

 

都說少年文章錦繡,誰知新詞舊賦,字字句句皆春愁。都說少年不應知愁,誰明風花雪月,孤影獨酌寒如秋。

 

春已遙,花葉間,是離愁。紅塵深處,援筆賦曰:歎重重之落紅,恨幾處之流水。幾縷相思,氤氳前塵舊夢。終覺所有的相遇與離開,都不過是花開的歡場,花落的悵然。染了歲月的髮絲,鬢如霜,夢蒼茫;醉了落日殘陽。

 

簫聲寒,冷月寂,念及故園,一程山一程水。風滿樓,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許懨懨,懶懶垂簾。可憐心思,染墨一夕。到相關小字,怎個堪記?且把紅箋一行行,盡數飛花裡,當未有,那初識。。。。。。

 

青青子衿,何處安放我等癡心。月影陰晴,悲歡離合總是無情。去年花謝,今年花開。光陰荏苒,埋汰了朱顏,沖淡了情緣,薄涼了癡念。醉魂已難逐淩波夢,是非情愛一場空。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滿心躊躇。濃情繾綣一齣戲,一步天涯,一步海角。戲裡霜花,戲裡風雨,都是一角天地的煩惱。只情節太銷魂,出戲淺,入戲深。一種淒涼,十分憔悴,都是執著。

 

曼憶從前,青衣少年,眼波流轉,流光溢彩,皆是柔情。只如今斷盡愁腸,又有誰憐惜?淚沒雙頰,又有誰來相拭?

 

莫道不銷魂,何以念深深?往事夢魘已成過去,人卻深陷難以覺醒。每一寸相思惆悵,都交織成無言片段,在腦海縈回。若人生只如初見,是否就會歲月靜好,少了這春日諸般憂愁。只是人生又何來如果,情來緣逝,自此,一生無解...

 

寒風中的人 為愛駐足,讓幸福留步 人海中遇見你 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眷眷心語寄紅塵 桃李 一個碎碎的夢 有一個人在等著你 束縛 流浪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