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aiqianwen | 20th Aug 2013 | 炊煙嫋嫋 | (127 Reads)




在這樣的流逝中,我漫不經意,並不曾覺得有多麼的惋惜。我很清楚,這樣的心境其實很可怕,沒有誰降臨塵世就是為了這樣消磨掉一日日的光陰。可是事實上,很多人都是如此。自然,這種生活對於任一個人而言,都不會長久,也不可能長久。可如今,我依然這般慵懶而枯朽地過著。

我堅信著:“ 曾經,我也是那樣的企盼。”只是曾經。

想想多麼的不甘,兩個字,就顛覆了自己內心的一切真實與虛幻。而我,已經來不及挽回。

我活在當下,回不去我的曾經。

曾經,我看過一則笑話:從前,一顆洋蔥,走著走著,就哭了。

我也曾把這笑話講給一個人,我問他洋蔥為什麼要哭。但實際上,我看笑話的時候並沒有為什麼。是啊,是啊,所謂笑話,一笑置之,沒有提問,也就沒有回答。

我僅僅想知道,同樣的笑話,在不同的人看來,又會有什麼不一樣的見解。他給我說了答案,我只是微微地笑,笑得像打落的花苞。

我試著在百度上搜索這個為什麼,結果,答案竟與他的如出一轍。事實證明,這樣的答案很普遍。他固然沒錯,我卻依然否定了他。

這是我的固執,我的自以為是。

我自始至終都不願意承認這樣的答案,我不相信這個美麗哀婉的故事,竟是這樣平淡無奇眾人皆知的真相。

一句話,一個故事。可是,幾個字,故事已然面目全非。

後來,我回復他,因為它有一顆人心。

這是我的答案,我的堅定,我的期盼。我也一直認為,事實本就如此。

還有我不知道的是,當他看完答案時,他是否有那麼一刹那的震撼?而最後,他又是否輕易地相信了這樣的答案?

我不知道,從此也沒再過問。這只是我一個人的遊戲。

但問這人世間,除了人,還有什麼樣的生靈?走著走著,淚就流了下來。

是啊,也只有人,在塵世飽受風霜,承受著一種又一種錐心的酸楚與無奈。偌大的人間,比起其他的生靈,人總是很輕易地疼痛、輕易地受傷。而我們的靈魂,又曾幾度無端地脆弱、無端地惶恐?

所謂堅強,只是自己再也無能為力地勉強。

這樣的命運,怎不使人兒傷心、哭泣,哭個不停。

我站在窗前,目光渙散,呆呆地看著灰濛濛地天空,或許,還會有一場暴雨。

我期待著這樣的風景。我想,當傾流如注的雨珠落入人間,安靜心田,我會記起,那斑駁的記憶,還有想起,曾經,我也是那樣固執地企盼······essence No one can replace the Chop ! Chop ! Chop ! To the University war wind only those helpless Tibet comp Soon it ...... Willing to support Eamon Gilmore Increasing the temperature rose Lie This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