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aiqianwen | 11th May 2009 | 炊煙嫋嫋 | (148 Reads)
一陣陣“布穀,布穀”聲從屋後的田叢傳來,才發覺春天身影已漸行漸遠。在布穀鳥的歡快啼聲中,五月唱出一串青翠而明快的動詞進入了夏季的開頭。且聽,布穀聲中夏令新......
  
五月,步入夏日紅塵。看那潺潺流水,滿了清溪,樂悠悠地淌;聽那啾啾鳥鳴,笑了柳條,嘩啦啦的搖。夏日的氣息就這樣像跳動的音符,徜徉在“但惜夏日長”的旋律,譜寫著漫長的夏韻。
  
翻開日曆,立夏剛過。天也似乎在提醒懷春的人們夏日以至,近日來的天氣也著實炎熱,漸漸有了夏天的味道。一個人靜靜地獨處,在小小的村落裡看四季繁華,花謝花開,倒也是一種心情釋放的去處。
  
門前池塘早已探出荷尖,突然想起楊萬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佳韻。細看清清塘水,點點綠意映襯,詮釋著生命的潔淨和人生的追求,好一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兩隻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還記得小學時候的情景,帶著莫名的詩意,穿梭在村前屋後,嚮往著那般自由。小巧的鳥兒替代黃鸝在河邊的柳枝上鳴翠,至於白鷺,那藍天下綠禾旁獨依的不正是它麼,展翅翱翔,消失在那片雲朵下。
  
誰家姑娘,依水旁,拎著木槌,唱著歌。梆梆梆的木槌聲,和著歌聲,水聲,像擂響的鼓點,鑽進枯竭的心靈,漸漸有了一絲爽意。鄰家孩子挽起褲腿在水中嬉鬧,笑聲融入清清河水,清靜,透明。
  
依橋而行,穿過一處叢林,踏過一線水流,來到雲煙深處,止步停留,見一油菜地。此時早已褪去繁華的花頭,露出成熟的面容。曾幾何時,看到過這樣一 段話:若將油菜來比人的一生,還真是恰當。年少時,花樣年華,蝶舞蜂飛繞枝頭;青壯年了,已知無計留春住,於是褪去華服,低調地包裹了自己,內心卻在漲大 飽滿;待到暮年,識得人間真滋味,募然回首,人生幾何。
  
對花輕歌,人生幾何。漫步油菜叢,看落日黃昏下的身影,對著不遠處的家,口中撅起泛泛下的落寞被氣流所沖蝕,咿呀在布穀鳥的婉轉哀鳴。
  
在最後一縷餘輝下,拖著夕陽下的幸福身影,伴隨著陣陣布穀鳥鳴,向家的方向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