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aiqianwen | 8th Apr 2009 | 炊煙嫋嫋 | (139 Reads)

正當廿幾年華,歲月微張,生命輕揚。當此時,應拾起,喜自相迎。曉夢但殘,舊意難安。古人澆愁借酒歡,今人難買傷懷斷。我欲歌送九天外,不知鴻音有誰聆?感時總悲友難覓,誰道人間少弦音。醒也好,醉也好,不過眼前作浮雲。
 
 
流年也惜,獨唱淺吟,風豪吹萬里。繁華只作一夢裡,吹也去,吹也去。秋月春風正當景,攜手踏青,攜手共進。

曾經,嘗試過不顧一切去追求一個自己認為喜歡的男孩子,以為那是勇敢,可是,勇敢終究不是幸福;一個很無意的夢讓我終於明白,被自己喜歡的人追求 才叫幸福...明白這些的一剎那,風把夢吹醒,面對夜涼如水的黑暗,我忍不住像一個孩子啜泣起來,那一刻,心河注滿淚水,裝滿委屈...為我不曾有過的感 覺。

誰能告訴我,勇敢是幸福嗎?對一個女孩來說,把心飛得越來越高是不是會給年輕的歲月留下傷痕遺憾呢?年華越走越遠,記憶的縮影對於未來來說在這短短的四年定格,給將來又能帶去什麼?

想起陸游的一句詩"無意苦爭春",如果真的是這樣,已然寧靜得無意去為自己爭取,是否因曾經得與失的經歷把心打磨得開始衰老?世無豎子,誰與共徘徊?沒有那個小子,誰又跟我一起探討這些問題?

星空下的你好冷漠,緊縮雙眉的你曾經被戲謔為"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是否這並不適合一個女孩子?聽著音響裡唱起《等一分鐘》,心開始往低裡沉, 漸漸低下去。突然想一個人飄走,越走越遠,越好。忘記所有這個年齡匹配不匹配的夢想和奢望,忘記傷痛,當從來沒有過一絲心痛或傷感。

如果,心從此被打磨成一塊石頭,不再起風不再有波瀾,剩餘兩年半的大學生活我同樣可以活出一個精彩,屬於自己的精彩,用一個工科女生該有的大氣和 瀟灑,輕鬆邁步,擁有別樣的風采。但是,我能嗎?為什麼冥冥中老天似乎苦心安排,執意挽留一顆去意已決的心,卻又告訴我這不過是一個夢而已。是啊,僅僅一 枕黃粱的功夫,卻攪得我不敢"輕言放棄",但是,心在哪裡?夢從何方來?又歸往何處去?不是我不敢想,只是這世界冰凍得太快。我心惘然有餘悲,他鄉故人可 曾見?於千萬人的時間洪流中,兩顆心的碰撞,竟是這樣困難,又談何相遇相知?何況,南方的天空是如此之小,人心,又是如此之廣。

我有時恨自己不該跑這麼遠,我喜歡人山人海人淹沒人、躲在人群裡沒有人認出我的感覺。事實上,我周圍的很多人我都不認識,總是我在不禮貌地認不出別人。

這裡可隱居的地方很多,卻始終不能在空間上給足我空曠感,即使坐下來握住筆劃過書本便感安然一片。我喜歡一眼望不到邊的寂寞感,又喜歡於熱鬧中駐足去觀望尋常或不尋的風景。喜歡每天都能走不同的路,那樣,身邊的風景邊不會對我構成平常。

如果生命沒有遺憾,沒有波瀾,怎麼可能?二十出頭的年齡,有太多遺憾了,因了生命選擇的偶然。我是不可能回頭了,像每個人都不可能回到過去一樣。聚散都在輪迴情理中,不能強求,也不能把握。

不合時宜地想起那位女詞人,那位名垂千史的才女-----李清照,大家只記住了他穿越千古空曠絕望的悲戚"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卻沒 有透過一顆熾熱火紅孤寂的心看到她,究竟在尋覓什麼,等待什麼。據說在一個寒冷的冬天,當門庭不再有熙熙攘攘慕名而來的渴求者時,這位幾近年老色衰的女才 人用梅花瓣在雪地上擺成字,出了一副上聯。可悲的是,很多人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可喜的是,一位鄰村喪妻的窮秀才猜出了其中真意,同樣用花瓣對出了下聯, 沒想到正著女詞人心意,於是,喜結連理,皆大歡喜。在此我不列出這幅對聯----這兩句千古良緣湊巧的詩句,因為說到它,便又要引出許多背景故事。

時代的風一直在吹,吹得我們心傷心碎又心醉。迷戀春的清爽、芬芳,更是感動於一年之際春風微起生命正待噴薄欲出的激情和張揚。踏著春的腳步,醉心 於鳥鳴啁啾的清脆聲中,我願意我心清澈明亮,安然寧靜,去修人生的大道,去徹悟生命的巧合。也在小我的世界中,去追求生命本來不該錯失的機緣,去把握每個 該抓住的一分,不錯過每個該燃燒的一秒。

標簽:1.Straw Hats 2.Cooler Bag 3.pux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