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daiqianwen | 7th Apr 2008 | 交友 | (322 Reads)

林富元先生是美國矽谷著名的科技投資家,在過去三十多年中,親身經歷了台灣和矽谷的高科技創業熱潮。他成功創辦過多家知名的高科技公司,也作為天使投資人投資了50多家企業。魚池   泰拳

    風險資投家的速生機會

    &nbspChinaVenture:風險投資這兩年來在中國的經濟舞台上迅速走紅,不再是十年前那個默默無聞的配角。您多年來往返中美之間,對比1999-2000年,你覺得現在中國風險投資行業的狀況有什麼不同?

    林富元:你選擇的這個時間參考點很好。 1999-2000年時,中國的創業投資行業剛開始萌芽,有一些港澳台的創業投資機構開始進來佈局,歐美的主流風險投資公司則幾乎沒有。

    在這之前,中國公司在國外融資很難受到關注,但是到了2000年的3、4月期間,矽谷的互聯網泡沫破滅,大家開始關註一些中國和印度市場的科技領域的投資機會。

      現在最大的不同:第一,歐美排名前20名的風險投資公司,大多已經把中國看作是必要的市場,進來立足,不再像以前只當遊客。第二,因為這種與國際風投接軌 的關係,為很多本地的風險投資家創造了很好的機會,讓他們可以在短短幾年裡面學習進步、最後獨擋一面,完成了別人可能需要20年來成長的道路,形成了一批 有能力和歐美的同行平起平坐的投資人。

    整體來看,現在資金非常充沛、大量的投資人才湧現、國外的主流風投機構也進來立足,這是現在中國的創業投資環境和1999-2000年間最大的差異。

    &nbspChinaVenture:快速成長的經濟、龐大的市場、國際大牌VC的積極進入,中國的風險投資家們在最近兩三年裡面可能面臨著一個“速生”的機會。與國際上主流風險投資公司相比,它們面臨什麼挑戰?

    林富元:歐美很多領先的風險投資家們不僅是創造一個公司,而是創造一個產業。比如當年開創Cisco的人,因為Cisco而創造了整個網絡行業,當年培植Netscape和eBay的人,他們創造了一個全新的行業,其它國家很多新企業都是在跟隨。

      現在中國的很多企業,無論怎麼裝飾,本質上仍然是在拷貝在歐美被驗證過的生意模式,並不是自己開創的全新業務模式。另一方面,一個業務模式在歐美是否有過 成功的先例,是本土很多風險投資家作出投資決策的重要依據。中國是否可能出現一批卓越的風險投資家,有能力開創一些新的行業?這是他們的挑戰。

    熱時尚中的冷思考

    &nbspChinaVenture:現在大陸正在興起一股創業熱潮,各地政府在倡導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社會上很多機構比如一些媒體以及知名大學都熱衷於搞創業秀,這些都鼓動了很多年輕人熱血沸騰地去創業,你怎麼看這個事情?

    林富元:這是個很好的問題。在這樣的熱潮鼓動之下,加上很多學校出錢資助學生創業,所以我們看到的很多創業計劃,是為了創業而創業,這和風險投資的期望不能對接,是不同的平台。

    政府注重的是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學校想要讓大家知道它為提高畢業生就業率做了很多事情,他們想要的是每個人都能贏一點。可是風投不同,它要的是一個人全贏。所以風投考察一兩百個項目,如果其中有一兩個全磊打就很幸運。

    我不會勸阻學校和政府,因為它們的主要目的是塑造大家的創業精神,但是否能塑造出創業的成品?我覺得很難說。

    &nbspChinaVenture:你會投資這些創業的學生嗎?

      林富元:創業者有幾種,第一種是已經成功過的創業者,第二還沒有成功過但是很有經驗的創業者,第三是說起來頭頭是道,其實能力不足的。第一種創業者很好, 但是很難確信他們是否願意再全力以赴第二次創業。第三種是絕大多數,包括大學生創業,講起來都是騰雲駕霧,但是還沒有遇到過失敗,缺乏真正的社會經驗。

    第二種創業者最好,其中有些人可能在公司裡面歷練了很多年,已經積累了必要的人脈,各方面能力也獲得了足夠的鍛煉。我如果投資喜歡這樣的人群,對於純粹的畢業生,我會鼓勵他們,但是可能不會投資。

    & nbspChinaVenture:我接觸到很多年輕的創業者,他們或者是剛畢業的學生,或者剛剛工作過一兩年,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來創業時,我覺得很多人 並沒有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只是看到現在社會上都在談創業,好像這是一種很時髦的事情,所以自己也要來追求一下時尚,我一直在想的問題是,在這樣一個大的社 會環境中,“創業”的狀態是否會發生改變?

    林富元:你和我是少數對這個問題的想法完全吻合的人。我可以再加一句,你看現在很多引人注目的年輕VC,不就是時尚中的時尚?創業成為一種時尚,基本上是一個好的精神,鼓勵大家,在一生中除了打工還有更多機會去嘗試。

    我擔心的是,會造成過多的“襁褓創業者”。第一、在一些院校主辦的創業活動中,用學校的品牌為模擬創業的學生背書,提高了社會對他們的容許度,這些創業者備受呵護;第二、現在錢多了,融資相對比較容易。

    由於這兩個因素,把創業的艱苦性和危險性拿掉了。很多創業者都腳踩幾條船,融到資就創業,融不到就回去繼續上班,創業者薪水照拿,甚至比上班還拿的多。嚴格講這不是創業的原始層次。記得過去我們創業時,兩三年裡面自己不拿工資,甚至把自己的錢投進去。

    但是我想這個狀況會遇到一些調整,所以假如公司本身不很強,可能這一關過不去。這是物競天擇。

    &nbspChinaVenture:在現在這樣浮躁的環境中,很多年輕人報著追時尚的心理來創業,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

    林富元:機會不斷以各種面目出現,創業者不要怕沒有機會,不要趕時髦。

    第一要了解你的核心能力是什麼。很多人今天來做網站,只是因為他聽說互聯網很好,不是基於自己的核心能力,他的核心能力也許不夠時尚,趕不上時髦,所以來假扮別人。

    第二基於你的核心能力,在大公司裡面盡量多歷練一段時間,學習財務、業務和行政,創業的過程100步,學校是第一步,專業技術是兩步三步,其它的90%都要在社會上逐步歷練,需要具備各種不同知識結構的人來幫你,相互合作。

    第三要培養國際觀。中國本土市場很大,很多產品做本土市場都忙不過來。可是作為投資人,我們還是希望一個公司從開始,它的產品和願景都有國際觀。

    &nbspChinaVenture:你的創業經歷很豐富,是否走過一些彎路?

      林富元:很多,大部分是因為自己的驕傲和愚蠢,驕傲的原因也是愚蠢。 80年代我從美國回到台灣,和一家公司合作,各自出資5000萬元新台幣,創建了一個生產電腦主機板的公司。合資方通過關聯交易,把它過去炒房地產被套牢 的一塊閒置土地賣給我們的合資公司,套取了5000萬新台幣的現金。類似的事情發生過多次,我和董事長無法相處。所以說開始是愚蠢,不懂得怎麼防範商場中 的險惡,後來是因為驕傲,不屑於在打理人際關係上多費心思。

    所以我強調社會經驗很重要,不單是說你的技術有多好,尤其是大學生創業,課堂上講的都是很華麗光鮮的東西,這些實在的歷練是在學校學不到的。

    在社會經驗方面,我覺得美國的大學生要成熟很多,他們通常在讀大學之前已經有過一些工作經驗。相對應,美國創業的大學生,能看到很多有獨立創新、有核心能力的項目。

    天使的領悟

    &nbspChinaVenture:你是一個很知名的天使投資人,可否介紹一下你作為天使投資的項目情況?

      林富元:30年來我總共投資過50多個項目,涉及房地產業、電子業、系統設備、通訊業以及軟件業。到現在已經退出了20多個,最多的賺100倍,有的獲利 60倍,少的盈利兩三倍,關掉的很少。目前還沒有退出的30幾個項目,有把握一半以上能成功,其中有6家我還擔任董事。

    我個人作天使投資的成績還算理想,看起來我的運氣很好,和我個人的才能和努力完全無關。

    &nbspChinaVenture:和什麼有關?

    林富元:以前我覺得自己是天下最聰明的人,做事反而做不好。後來知道自己最笨,反而可以體會和感謝別人的能力和努力。作為天使投資人,你是一個小股東,自己有多聰明都用不上,重要的是找到優秀的創業者。

    &nbspChinaVenture:給我們介紹一些做天使投資的經驗?

    林富元:作天使投資要想取得成功,重要的是形成一個天使群,可以是正式的實體單位,或者是鬆散的集會。所以我現在參與到互聯網實驗室的工作中,這是一個聚攏天使投資人的平台,方興東希望能夠做一些引導,組織幾個天使聯盟,大家根據各自的興趣一起看項目。

      第一,最好做你熟悉的行業;第二如果遇到不熟的業務,身邊要有一群專家來討論,有的人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好項目,不敢告訴別人,自己悄悄地去投,這樣做失 敗的機會很高,因為經過很多人的討論,容易發現問題。第三是找對人。投資人和創業者之間最重要的是信任,如果直覺上覺得這個人不對,要謹慎。

    &nbspChinaVenture:你在投資的項目裡面,扮演怎樣的角色?

    林富元:原則上是Manage as angel,Function as venture。我不再全天工作,但是功能和VC一樣,看到一樣的公司,最大的差別就是VC的錢很多。

    &nbspChinaVenture:作為天使投資人,你關注哪些方向?

    林富元:就像市場在變化,我的興趣隨著年紀和經歷的增長也在改變。現在我更關注應用層面。因為用戶最關心的是應用方面的價值,而不是純粹的技術指標。科技只是工具,關鍵是怎樣實現對用戶最有價值的應用。

      以前我做了30多年的技術工作,如果到現在這個年紀還研讀新技術和年輕人比賽,我的核心價值就降低了。我喜歡做跟人接近的東西,比如消費或者服務業,我總 結為ACEE:Advertisment(廣告)、Community(社區), Education(教育), Entertainment(娛樂)。

    孵化web2.0

    &nbspChinaVenture:現在為什麼要參與互聯網實驗室的工作?

      林富元:第一是因為興趣。互聯網實驗室作的一些項目我都很喜歡,比如電影中國、音樂中國,都和我的個人興趣很吻合。我很喜歡看電影,學生時代曾經寫過影 評。第二是因為我喜歡它作web2.0的孵化器的模式。第三,方興東有幾點和我很像:有多重才華,不只是純粹的科技掛帥,而是以技術為基礎的應用。從他的 身上,可以看到年輕的我。

    &nbspChinaVenture:那麼你和互聯網實驗室的合作方式是怎樣的?

      林富元:當時方興東提出做web2.0項目的孵化器,準備募集100萬美元種子基金,他自己在國內募集了一半,另外一半由我出面在美國募集,包括我自己一 共是8個天使投資人的投資,我的角色主要是天使投資人的代表,同時我還擔任互聯網實驗室的副董事長,也在它孵化的一些項目裡面擔任董事,包括電影中國、聚 網等。

    這100萬美元的種子基金中,只有非常少的部分用在互聯網實驗室,因為它本身基本可以自給自足,大部分主要用 來孵化web2.0的公司,這一類型的項目不需要很大量的資金,做得好可以自己發展,實驗室本身成為控股公司,所以我很有興趣參加進來,沿著它可以參與十 幾個新項目的開發。

    &nbspChinaVenture:你曾經參與發起了橡子園孵化器,現在的互聯網實驗室這個孵化器有什麼不同?

      林富元:互聯網實驗室只做互聯網尤其是web2.0的項目,這一類項目的特點是:第一在孵化階段對資金的需求量不大,第二項目好壞6個月就見分曉,如果好 很快發展起來,否則可以馬上調整或者撤掉。其次,互聯網實驗室參與的項目大多是我喜歡的內容。橡子園更多是做半導體,注重技術。

    &nbspChinaVenture:互聯網實驗室所孵化的聚網,似乎也具備一些社區的特質?

      林富元:是的。但是它起源於線下業務,有比較強的線下的活動實體,我認為這種線上線下互動、虛擬和實體相結合的模式,才能形成真實的價值。而且這種模式將 來有可能發展成在全國有幾百個分支機構的控股公司,可以再細分種類,這就很有前途了。所以第一要有人潮,這就需要內容。第二人潮要變成錢潮,這就看你怎麼 轉換。

    相反,如果它只是做網絡上的交友,全球有幾百家,它的機會可能就小了。

    &nbspChinaVenture:聚網以前完全是做線下的聚會活動,這個業務雖然有很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不具備規模性成長的潛力。前些天我和方興東交流時,方要設計一個向網上的轉型。

      林富元:這個問題我們還要深入探討。社區的網上交友做的人很多,門檻低。互聯網未來的發展趨勢是,虛擬和實體相結合,會產生很大的價值,我甚至覺得,即使 沒有網上業務,線下活動這部分業務也有其價值。只是要考慮將來附加價值怎麼產生,也許可以做成某種題材的社區,進而發展成推廣和認識的管道,就很有價值。

    &nbspChinaVenture:從網站來看,聚網有一些做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s:社會網絡服務)的意思,這個概念好像在美國很熱?

    林富元:是的,但是現在這一類的網站太多,如果只做SNS前景不一定好。很多SNS網站,會員只有五六萬,收入主要來自廣告和找工作,彼此沒有差別。聚網的特色是,它的線下的實體很強大,其他的SNS網站都做不到。

    &nbspChinaVenture:你認為這個線下的實體,是聚網將來能夠勝出的籌碼?

      林富元: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想清楚,要和方興東探討。如果只做活動,不知道是否可以很賺錢,因為它就是拼服務,另外要有“大量複製”的機制才能Scale Up。有什麼方式給活動定位,使它更有價值,現在還沒有想出來,我想譬如提供垂直專業的社區,製造商機的社區(譬如投資理財的討論社區),專家社區,特別 題目的社區等等。商業登記  註冊營養師  身體檢查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