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daiqianwen | 27th Nov 2009 | 炊煙嫋嫋 | (103 Reads)
瞧,沉默的藍天和土地甦醒了。
 真的。掀開那縷面沙,是啊,俊美了一張張笑臉和身心。
在一陣陣的足聲裡,打開心扉,啊,以一生的努力哺育 了我的幻想,豪情著歷史的回音,在那片誠實的土地上。翻讀那一部部千年的詩集,只有想像的枝椏伸向天宇,千古絕唱成漂泊所非凡的組合和超越時空的騷動與驚 魂,還有無窮魅力所誘惑與吸引的那一分真情實感,無私和不朽了一首首田園詩篇與鄉村音樂和時代的交響,想留駐什麼呢?凝視微笑的花朵,在傷痕累累的荒野上 表白心願;是啊,記住流浪詩人的叮嚀,押韻著共同的心聲,讓所有的風景都凝重或流動成一幅幅壯美的版畫。
 春夏秋冬,是一面多彩的鏡子。
 酸甜苦辣,是一杯醉人的水酒。
 榮辱是非,是一頁墨白的畫卷。
走進西部,肩著濃濃的陽光和風雨。
在鳥的翅膀上,讓我和你的夢想沉沉濺落在每一寸濃著青春故事與傳說的土地上,是啊,萬類霜天竟自由。西部預言,震撼著你我。西部的召喚,揚鞭躍馬。
 山峰,如乳房一般的壯美。
 大野,敞開胸懷擁抱著我和你。
遙遠的地平線上,母親的身影在縷縷陽光下原始了傳統的耕作方式和愛恨,捧著金色的銀絲編織著千年的錦圖,盈盈著風霜雪雨的腳步與心跡,在時間與生命的每一個節奏裡延續著最平凡和朴素的生命的形象,跋涉著一支支雄壯的隊伍。
永遠的歌謠,在處女地上沸沸揚揚。
頃刻間,讓我想到了那位出走的妹妹,她攜著故鄉的一片泥土,捧在胸前,含著淚走進了太陽和月亮的深處,走進了他和她那心中所想往的聖地,續夢著人生的追求。
啊,我又聽到了她那動人的歌唱。
我,又聽到了她回歸的足聲和心跳。
 愛在春秋。愛在西部……這裡,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千瘡百孔。
這裡,是我和你人生的溫床,天長地久。
從 東到西,讓我在一間間的泥土屋和一個個孔窯洞頂上註視著每一天的太陽和風雨。靜靜地嘆息和仰望,從容的歲月塑造了我和你的血肉和性格,捧起那張紅葉,在流 水面前憧憬著最敏感和最古老的命題,淋漓的夢想和著靈魂的足聲踏響了新的樂章,詠嘆的詩情和感人的喝彩一次又一次地接受到了陽光與風雨所擁抱的萬家燈火, 驚心動魄和幸福了每一個苦苦難熬的時光。
我,在佈滿補丁的大地上超脫自己。
你,愛不釋手著每一個的與時俱進。
我們踏著交響駛進了西部的高速路。
西部土地的渴望,又變成什麼樣子呢?
西部山野的夢想,在你我的新中峋嶙。
是 啊,我沿著那條阡陌,走進了那片生機勃勃的處女地,不,是走進了他和她的新地,一千種的感嘆和溫馨,一百種的想像,擁抱著最原始的冷暖,旋成一首首生命的 歌謠,在我們的一個個也許中,有好多說不出的感嘆,因為裡,讓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他和她那一道道斑駁的傷痛,看到了他和她心靈深處的一頁頁夢境,或許中, 只能說一聲:久違了,我的我的情人……把香火和水酒擺好,只要我們的心誠。
為此,我捧起了一包包金色的玉米。
為此,我在那片片的稻麥田裡追逐。
為此,我舉起了那杯醉人的高粱酒。
是的,西部,到處都埋藏著金子,也掩埋著許多不為人知的憂傷和千奇百怪的珍寶,還有令人讚嘆的自然風景。

daiqianwen | 3rd Nov 2009 | 炊煙嫋嫋 | (134 Reads)

夜,肆意的瀰漫,淚,悄然無聲的滑落。枕邊,湮染一幅猙獰墨畫,昭然著生死的分野。
 
我緊閉的雙眼,厭倦了所有光與影。風不要拂,花不要開,月也不要來。
 
黑漆漆的四周,聽不見一絲聲響,微弱的氣息尚留一點餘溫。夢,還是真實?夜,依然散漫無羈,面無表情。不寐的星星,依舊亮著晶瑩的眸子。
 
櫥底躺著潔白的婚紗,沉入記憶多年。相片鏽跡斑斑,甜蜜依稀閃現,而今香凝指冷。那是一張曾經怎樣清秀的臉呵,細細的眉毛,溫柔若水的眼睛,半掩半羞的模樣,古典誘人。純白的婚紗閃爍著聖潔的光輝。
 
那年的櫻花開得燦爛,晶瑩如雪。粉紅的笑臉,如春風拂面。純潔的愛情如秋天的果實,誠實可愛悠長。
 
河畔的金柳,垂掛著幸福甜蜜的風鈴。青春的歌謠送入湖心,蕩起金色的漣漪,開出水樣的沁藍。金燦燦的向日葵包裹著美好與幸福的憧憬。
 
我嗅著墨香的踪跡,展開一頁頁泛黃的書箋,瀟灑的字如喝醉酒的詩人,舞動著青春的風采,翩翩衣袂,葉露著芬芳的沁蕊。濃郁的情感鑲嵌著金黃色的光圈,上寫著奼紫嫣紅。
 
如發的心思,飄緲如煙。蒙娜麗莎的微笑,禪釋著命運的悲喜哀愁。我昏昏欲睡如一滴風雨中飄搖的燭淚,燃燒殆盡。
 
紅紅的眼淚,包裹著青春的點滴芳華。我觸摸著曾經的記憶,心有千千情結,柔碎,柔碎。走吧,走吧,我的愛。一遍遍呼喚,愛恨糾葛著,心一次次靠近,一次次遠離,一次次破碎……
 
胭脂淚,滲出血紅的花塚,只為了祭奠這段前世今生的俗世姻緣。乾涸的溝渠,沉澱著歲月的痕跡,構勒著一副副美與醜的漫畫。笑容扭曲著,伸展著,筆端流出七彩的紅。
 
眉間心上,懸著一枚彎月,在星稀的夜,閃爍著微弱的光。我辯不清方向,觸摸不到軀體的溫度。微閉的雙眼,印著兩行清淚。華麗的外衣層層剝去,鮮紅的液體緩緩溢出……
 
夜,依舊沉默不語。天邊有風吹來,掃落一地昏黃。感覺空氣突然加驟,大大小小的雨點敲打著一地污泥,發出淅淅瀝瀝的聲響。荒草連徑帶葉鋪天蓋地,錯落有致。根系天地,只待重生。狂風席捲著呼嘯而來,塵埃落盡,無聲無息。
 
雨,肆虐我的生命,蕩滌著我的靈魂。我悲我泣我歌,欲醉欲舞。一抔淨土,掩埋香魂一縷。苦酒一杯,灑落愁腸千斛。無邊的落寞,浸濕泣血的心,分離著我的憂心與夢境。
 
世間萬物,悲歡離合,因緣結果終是夢。聽聞西方寶樹婆娑,上結著長生不老果。生命只有一次。我當珍惜。若離去,也當微笑。
 
這夜發出深沉的低吼,似乎想毀滅黎明的到來。我緊緊的抓住星星的眸子,渴望那一縷曙光的再現。
 
於是,心底便有了一個堅定的聲音!呼喚,吶喊!直到黎明的到來。
 
飄零的葉子呵,可是不捨這繁華落盡的秋天?是的,只要生命還在,我就不捨追求。
 
荊棘鳥,血紅的雙翅沾滿晶瑩的淚花於凋落的枝頭,唱出世上最美的歌謠。
 
這醉心的歌聲,伴我衝破黑暗,迎接曙光。
 
跋涉的心!呼喚!呼喚!黎明的到來。